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我一直想有個這樣的地方,我在那裡居住,讀書,交友。 這樣地方最好是在一條清澈的小河旁,有一個不需要很大的院子。那個時候,孩子自然已經是遠走高飛,尋找他們的夢想去了,只留下我和老伴在這裡守望著流年。 三間房子足以,不大的院子裡有一畦菜,那是我們用來耕種的,可以種下希望,收穫自己的幸福。別看長出的蘿蔔白菜一個比一個難看,但那是純綠色食品,我們吃了放心,不擔心裡面有農藥,有蘇丹紅,有三聚氰胺;房前有兩三株花冠木,春天來的時候,便盛開了滿枝頭的花兒,弄得滿院子馥郁異常;夏天呢,在那樹下的蔭涼裡,就是最好的讀書與休憩的所在。 最好還可以養一兩隻雞,養幾隻鴨子,鴨子到小河裡去找吃的,春江水暖鴨先知,它們在春天裡嘎嘎地歌唱,驚喜到告訴我春的消息;幾隻雞悠閒地在院子裡或者院子周圍散步,累了就在院子的花冠木下休憩,七嘴八舌地嘮叨著我們人類聽不東的話。雖然我們聽不懂它們,但看它們那愜意的神態,知道它們很滿足,很舒適,我們人類也受了感染,覺得渾身上下地舒暢。應該再養一隻小狗,但狗是有點討厭的,就是有事沒事地汪汪地吠,鬧得來拜訪的人很尷尬。因此,不養小狗了,養一隻貓吧。讀書累的時候還可以照貓畫虎,胡亂地塗鴉一番。但貓也不太讓人省心,一是它會欺負小雞小鴨,追得它們到處驚慌地跑,惹得我去教訓它幾句,它蔫頭蔫腦,低眉順眼地老實不了幾分鐘,就又故態萌發,依舊跟小鴨子小雞們做著它的惡作劇。更何況在春天來的夜晚,它要跑到房上嗚嗚咽咽地嚎上幾天,那是在苦求它的伴侶。但總而言之,貓是較為讓人省心的動物,於是,棄狗而養貓是一定了的。 屋子裡的陳設很簡陋,但必須顯示出幾分特色,雖然不奢侈,但也很舒適,物品不需要高檔,但功能應該全面,因為住的地方距離最近的超市也有幾公里的路程。 老伴是個不甘寂寞的人,總是東家西家地去拉家常,而我依然初衷不改,依舊翻弄著自己的那些書,在書中找著自己的樂趣。偶爾也寫幾筆字,畫幾幾筆畫,歲寒三友,菊花,蘭花,遠山近水,家常什物等永遠是畫裡的內容。 睡懶覺的小貓叫了幾聲,那是告訴我有客人來了。來的依舊是自己幾個摯友。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。都是些個喜歡吟詩弄句的夥伴,他們或者寫了篇好文章,或者讀了一本好書,或者畫了一幅得意之作,這是來向我顯擺的。他們從不說自己心中的煩惱之事,似乎在他們的心裡,永遠裝的只有快樂,因為那快樂寫在臉上。 朋友來了有好酒。先是香茶一盞相迎,而後是高談闊論,或者拿出“作品”評頭品足一番,玩笑一頓,奚落幾句,哈哈的笑聲洋溢了小院子,連睡懶覺的小貓和那幾隻悠閒的公雞母雞也停住腳步,探頭探腦,聚精會神地看我們玩笑開心。幾樣小菜,幾杯老酒,菜畦裡拔來的青菜沾大醬,家雞生的雞蛋金黃噴香。酒酣耳熱之際,我們又都想起來從前的好歲月。“老朋友怎能忘記那過去的好時光,友誼萬歲,友誼萬歲,友誼地久天長。”不知是誰不由自主地哼唱起了這首曲子,幾個人附和著,不知不覺間,幾行熱淚已經掛在了我們的臉上。 小院的冬天更加寂靜,院子裡鋪著厚厚的白雪,門口,不知道誰家的孩子給堆了一個雪人兒,胡蘿蔔做的鼻子在寒風中凍得更加通紅。屋子裡生著火爐,暖暖的,一壺開水在爐子上冒著熱氣。貓在炕頭上已經睡了好幾覺,但稍微一睜眼,卻又打起了呼嚕。老伴在看著她喜歡的肥皂劇,跟著裡面的人物掉眼淚。我依舊是喝著茶,看著自己喜歡的書。孩子的來信是我們最大的節日,老伴會念叨著落幾點眼淚。 …… 我很想有一個這樣的安靜地生活,自己不屬於任何人,只屬於自己,屬於自己的靈魂。我在自己的天地裡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。 我想有個這樣的地方。